您的位置:主页 > 葡京娱乐场官网 >
《大秦》张博:拍摄累倒被轮椅推 台词难背到脱
作者:网络采集 日期:2017-03-15 12:50 人气:
分享到: 0
张博

  在80后的这拨儿演员中,张博[微博]就属于“明明有颜值,却偏偏还要靠实力”的人。自打出道,走的就不是青春偶像、霸道总裁这条路,而是各种题材的尝试,从早些年《苍穹之昴》中的光绪、《三国》中的孙权,到《王大虎的革命生涯》中的热血革命青年、《坐88路车回家》中抚养三个孩子的普通公交司机……伴随着《大秦帝国之崛起》(以下简称《大秦帝国》)的热播,张博再次回归观众视线,出演男一号秦昭襄王嬴稷。因为拍摄已是五年前的事情,张博接受采访时有很多细节已经很难回忆起来。对于一个演技派小生来说,从二十多岁演到七十多岁或许早已不是挑战,但“拍摄之苦、背词之难”现在都令他心有余悸,“拍过《大秦帝国》这样的戏,以后就没有啃不了的硬骨头。”

    拍摄累到被轮椅推出现场

  在《大秦帝国》筹备期间,“谁演嬴稷”一直是片方最为慎重的考虑,“一部历史正剧、戏份吃重、年龄跨度大、要年轻又要有演技”,同时满足上述条件的真是不多。制片方找到张博并非偶然,“他们看了我在《三国》中演的孙权,还有《苍穹之昴》中演的光绪,那部剧中有慈禧太后垂帘听政的情节,而《大秦帝国》前半部分,赢稷是受到芈八子控制的,他们就觉得我身上既有一国之君的霸气,也有成事之前的隐忍,就和我联络了。我当时29岁,心里总有北京男孩那种不服输的劲儿,但我觉得我行,就答应下来。其实后来我才知道,身边很多人都替我捏把汗。连导演丁黑[微博]都说:‘只要你能拿下来,就算成功了。’”

  进组之后,张博才真正体会到了导演话中的深意,整个拍摄过程之认真、之辛苦远在其意料之外,“真的特别苦,没东西吃,没觉睡。我在这个戏里有四套装束,青年、中年、中老年、老年。有的时候一天就要拍四个装束。算上换装、拍戏、准备,每天只能睡一两个小时。第一天我和宁静[微博]演戏,就赶上我的重场戏,一条戏我拍了15遍,宁静也在一旁跟我搭了15遍,我后来一个劲儿跟她说对不起,让她搭了15遍,我说对不起,她说没关系。没想到她这么好。第二天,轮到宁静重场戏,我跟她也搭了差不多15遍。后来我开玩笑说,要让助理买换洗衣服去,一到现场就吐白沫。”

  张博提到自己拍的最累的一场戏是被轮椅推出现场的,实在走不动了,“赢稷老年杀白起那场戏,我记得拍到凌晨三点半,拍了20遍。因为白起和赢稷的关系,在老年发生了特别大的变化,又是哭戏,又是重场戏,所以无论从表演、体力等各方面都把我累疯了,最后我是被轮椅推出来的。”更让张博伤感的是,《大秦帝国》也是他入行以来遇到的第一个春节都没有回家的剧组,“那年大年三十,几乎所有的演员都回家了,只有我一个人留在了象山要继续拍戏。这是我第一次春节没有在家过年,而是在剧组吃的年夜饭。你想想我当时有多惨啊,那会儿没有微信,我又不能吃海鲜和羊肉,唉,整个人都崩溃了。”

  饱受身心摧残长达5个多月,以至于在拍摄杀青戏份时,真实感触夹杂戏份需要,张博大哭不止,“杀青那天我记得特别清楚,因为实在太漫长了,所以我们都叫这个戏是‘一个永远都杀不了青的戏’。那场戏是老年赢稷检阅自己的大军,然后很豪迈地喊了一句:出发!这场戏拍完了,全组人给我使劲鼓掌,我站在城门上当时就哭了,哭得都不行了,上气不接下气的。这个戏简直就是我的一部血泪史。从开机到杀青一共五个多月的时间,从象山、横店、涿州、焦作,剧组迁徙了四个外景地……”

    台词难背一度背到脱发

  除了身体上的极度疲累,很多文言文的台词也让张博“脱了层皮”。“我之前拍的戏也有文言文的,但都没有这么难。比如孙权的台词是半文言的,能够说一些现代人说的话。当时拍摄时读都读不顺,更别说还要说出里面的意思,又是同期声。导演也说,因为台词太难都找不到演员,我之前从来没有因为说话紧张过,当时我觉得自己都要撑不下来了。我的方法就是:理解剧情和故事,之后就是用功,用功再用功,没有什么太好的方法。台词在我的演绎生涯中,到今天为止,最难的就是它了。每天到现场都得带着字典去,认识了很多新鲜的字儿。”

  正是因为太难了,一旦啃下来也是最有成就感的。“我记得有一场戏是我游说六国,就我一个人在那里慷慨激昂,足足25分钟的一场大戏。从语气平和一直要说到自己声泪俱下。之前的几天我每天回到房间里就是背这场戏,翻过来掉过去地背。开拍的那天我记得好像一共录了三条。第一条我用了35分钟才说完这些台词,第二条用了30分钟,第三遍准确地在25分钟之内说完。那场戏拍完,全剧组给我鼓掌啊。”

  当时同组的一个老演员还总是劝慰张博不要担心,以过来人的经验说台词一旦上口了就好背多了。然而过了一段时间,这个老演员就跟张博抱怨,剧中的台词真是背死人。两人还没演几天对手戏,这位老演员就跟张博说,他有心脏病,实在受不了了,明天就退钱不演了。张博反过来又开始给老演员做工作……现在旁人听到这段像是段子,但当时的苦楚真的只有当事人自知。

  反观现在大IP、大古装几乎全用配音的行业现状,张博直言如果自己要用配音反而不会演戏,“因为我的戏几乎都是同期声,就是再难,也希望是自己的声音。像《乔家大院》,我自己配了9天,48集的量。我觉得有困难,才有挑战。台词越难,你演下来了,才能体现你的台词功底和功力,我觉得这对演员非常重要。”

  拍完《大秦帝国》后,张博一度很排斥排古装剧,真的是怕了。“五年了,那会儿拍得太苦了。上次离开象山再也没回来过,都已经忘记了。这次为了拍摄《琅琊榜2》回到了象山,没想到就赶上《大秦帝国》开播,好像是冥冥之中的安排一样。”

    张博说——

  对于一个年轻的演员,《大秦帝国》的各种挑战是空前的,张博说这部戏让他在各个方面都达到了极限,拍完后有种死后重生、破茧而出的感觉,“无论是表演经验还是人生格局,都有一个全新的开始。因为这部剧第一次让我完整的走过了一个人的一生,而且这个人又是秦王,所以在拍完之后我对一些争名逐利的东西反而觉得无感了,在浮躁的环境下心态变得更好了、更健康了。一切都是过眼烟云,生不带来死不带去,不过如此,做演员做得更踏实了。”北京晨报记者 冯遐

(责编:sisi)
上一篇:《心理罪》泥浆戏拍了五个通宵 廖凡:有点崩溃
下一篇:安志杰牵手尊龙推广拼搏精神 参演新剧备受瞩目
 
栏目分类
本类热门


地址: 电话: